那年花开
2006-12-09 09:41:55   作者:mimosa   来源:许愿池   评论:0 点击:

那年花开那年玫瑰花只开了两朵,再也没见它开过了,我守着它很久很久,却只见它身傍的月季在绽放。我想,也许它只开在爱情的年代,而不开在纯真的年代,就像是月季,它永远活在纯真的天空下一样。有情的时间转眼

那年花开

那年玫瑰花只开了两朵,再也没见它开过了,我守着它很久很久,却只见它身傍的月季在绽放。
我想,也许它只开在爱情的年代,而不开在纯真的年代,就像是月季,它永远活在纯真的天空下一样。

有情的时间转眼间把他们送到了初中,也就在同年的夏天,小男孩的家也迁到了城里,这让小男孩很不高兴,因为将要离开小女孩了,不过还好……

那年,玖瑰花开,并且花开得很艳很美。

小男孩和小女孩被分到同班,后来经同学间商和,他们坐在了一块。

他们都非常用工学习,成绩也很好。

也许是上了初中一切就会好一些,最起码小女孩已经摆脱了家庭的劳碌与烦恼了。

她可以笑,可以欢笑,可以肆无忌禅地开怀大笑,可以和同学们无忧无虑地一边学一边玩,一起欢乐,一起进步,也可以与老师为了一道题吵他个天昏地暗。

新生活对于小男孩来说,更是一个机会,没有家庭的负担,也没有了家庭的约束,这样以来,更让小男孩深深地感受到小女孩的存在是多么的重要,有时一道难题就可能因为小女孩的一眸一笑,也就惹以解开。

他喜欢她,他爱她,在他心中这已成事实。

他真的好爱她,小男孩感觉到从前和小女孩在一起的时候,从来没有如此深爱过一个人,唯有她一人。

她是他的唯一,他这样想,他愿用他的全部的生命去爱她,犹如那两株根根相连心心相印的玖瑰。以他的血滋润她,让她践踏他的一切,可能的话,他情愿是这样,情愿这样!

时代的变化,把年龄、男女之间的朝韩"三八线"言和了,就像酸和咸一样,得到了催化剂,能不提前反应吗?

越是年长一岁高一级,越是恋爱成风,胆大的在月光下山盟海誓。

小男孩却一直不大相信誓言,因为誓言总会欺骗相信,泪水总会背叛双眼,刀子总会背叛缠绵,所以誓言也会背叛誓言,永远更会背叛永远。

胆小的却羞羞答答地地下工作者,暗送秋波,今天"你问我爱你有多深?我爱你有几分"明天"月亮代表我的心"……

上课"飞条传情"惹"传情人妒忌",放学形影不离,引得路人种种迷惑。

中学生早恋确已成了一条扯不断理还乱拉不尽的战线,比如就说上次画画的事吧!

在未谈论画画一事之前,我还想再说两句,亲爱的读者,十六岁到底等于什么!是网络?是学习?是早恋?是激情?还是聪明智慧?再不然是--X?难道说十六岁真是"pick   apples"的季节吗?

恐怕接下来就是上演的一幅又酸又涩的"green   apple"吧!

十六岁的道路上,我真的很惘然。

那天,学校来了位画匠,画的字画还算凑合,一些学生如潮水般涌出班级,聚集画匠周围购画。

买后送给谁呢?还用说吗?当然是送给心上人!

画字写得暧味劲十足,看一眼真真让人已上吐下泻,恶心透顶。

但是,这是时尚,这是流行!爱需要模糊,爱需要糊里糊涂。

尽管老师屡次严加管理把画匠赶走了,但又怎能斩断爱情至上的情丝,引来的却是更多的爱你没有商量……爱你到天老地荒。

妈妈的,天老地荒了还爱个鸟哩!真他妈的吃饱了撑的,爱你一万年!呵呵!

可是于此同时的小男孩内心深处却无比痛苦,他想哭,却怎么也哭不出来。

他酷爱着她,却不能表达,不能和同学们一起购画送给心中的她,就因为他是班长,--一班之长。

说什么"职高无上"说什么"培养人才",他妈的,小男孩想是吃力不讨好的垃圾!垃圾!垃圾,也许有些人不这样认为,他们认为,不要因小事而伤心,虽然班长一职出力不讨好,但是,班长永远比普通学生成熟和无私。

理解与敬佩,有时是递进与并肩而行的。

但是小男孩与小女孩的关系却不一样,因身担班长一职的小男孩那时别说给自己的心爱的小女孩送什么"美语、飞条、秋波"了,就连下课小女孩问问他题,一下子就会引来班中奇怪的不宿万语!

流言可畏啊!它足可以毁了一个好人。

一次画匠又来了。

小男孩看人家购画送给心上人,自己于心不忍,下定决心出去购画一张,却是一张"友谊长存"的字画。

不要取笑,他不是不敢画爱之类的语言,他只是怕,怕流言四起,他想双引号已代表了他们的心意,这一点小男孩想小女孩一定能明白的。

但是,几天过去了,让小男孩没想到的事竞发生了,真没想到,一张"友谊长存"的字画也会被那些非法分子不分青红皂白地来了一次流言大暴动。

小女孩爱面子,自尊心太强了,遇到这种情况能不反常吗?没多久小女孩就变得经常不守舍,害怕极了,她真的害怕流言的攻击,它是一位无形的杀手,老师的循循善诱,迫使她畏缩了也变得栖惶了。

内心知错,硬要掩蔽虚荣心,这是女孩子们天生的本领。

一天,流言正待高潮之时,小女孩突然栖栖跑到讲台上大声讲道:
"同学们,你们好,请允许我讲几句话!(班内顿时一片净,紧接着又是一片骚动。)我疑惑,疑惑你们为什么用变态的眼光去窥视男女之间无瑕的心灵?为什么就不肯承认男女之间除了爱情之外,还有纯真的兄妹之情呢?为什么用成人的思想去丈量我们心灵的曲直?为什么要从相互欢乐交谈中去歪曲无瑕的友谊?为什么?天理何在?(班内稍微净了几分钟,小女孩展开手中的画纸)你们睁大眼睛看看?上面写的是什么--友-谊-长-存!(小女孩一字字地读出来的!)你们再翻开各自曾购画的画纸上看看,又是写着什么?(班内一片死静)同学们,我的同窗好友们,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呢?我求求你们,能给彼此一点自尊心好吗?每个人的心都是肉长的,不是铁打的,铜造的!我们都是朋友,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,从"五湖四海"聚集在一起的朋友,就因我们有缘,有缘才相聚在一起,相聚在这快乐的班级里,我真的不懂,彼此为什么还嘲笑彼此呢?同一个天下,我想团结友爱永远胜于嘲笑。"

这是她的结束语,小女孩自便退了下来,坐回位子上,四下有些骚动。

真不敢相信!真不敢相信她有那么大的勇气,我打心里眼里敬佩不依。

中学生稳私的爱情也许就是如此罢了,小男孩起初对小女孩的讲话还比较理解,可后来就误解了,他错误的认为小女孩她真的把他当作弟弟看了。

那天晚上,小男孩把小女孩约出了校门。

"我不要你的友情,兄弟情,我只需要爱情,你的爱!你知道吗?"小男孩激动地摇晃着小女孩的肩膀大声喝阋。

夜色缠绵,树隙下月光清清地斜射下来,树阴苍凉,露晶莹而透亮。

"别这样,别这样好吗?"小女孩排开小男孩的双手,背过身,仰首迎月,月光下她的眸子在闪着晶莹的泪光,"我知道你很爱我,我也明白你的用心良苦,可我不是你,"她转过身泪汪汪地望着小男孩,"我是女孩,我要面子,我要我的自尊心,还有很多,你都三不明白,不明白!"

望着小女孩泪汪汪的双眼,小男孩真的不忍心发脾气,他的心慢慢软了下来,想揽手把她抱在怀中,来安慰一下她伤痛的心,当他伸出手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真的想进一步把她占有,可是小女孩拒绝了。

小男孩被冷落的双手不得以落在了小女孩的肩膀上。

"我真的不想和你顶撞,真的,不光女孩子可以要面子,男孩子也是一样的,难道说我不要面子?我就没有自尊心?我也是人,也不想引来那么多的闲言碎语,可是这当中的事情,我又有何办法呢?"

小男孩松开小女孩,无奈之下退一步,身子贴在身后的树上。

"真的,我不想弄得流言四起!我不想在流言中鬼混!我要平息流言,我需要清静,我要找回属于我自已的天空,你能理解吗?"

"鬼混,"小男孩听起来刺耳极了,难道说她和自己在鬼混!小男孩心里的火真的压仰不住了,气急贩坏地说道:"鬼混?你给我鬼混?!好!好!好!给我鬼混!!!"

小男孩真的生气急了,接下来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转身离去。

小女孩看着小男孩渐渐消失的背景,内心无尽的酸痛!

爱情的生活之中免不了一些口角之争,俗话说得好,无烈火不见真金,无口解不见真心!

第二天清早,小女孩就主动给小男孩道了歉,其实那天小男孩不顾一切地走后,自己也非常后悔,心想也是准备清晨再给小女孩道歉,没想到小女孩去比他还提前了。

"其实道歉的应该是我,都怪我一时冲动,昏过了头,所以才,才对你……"小男孩道。

"别这么说!"她捂拄小男孩轻颤的唇,阻止小男孩继续伤害自己,"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,别再提了行吗?"

小男握住她的手,目视着她的双眸。

少女的心都像游丝一样敏感,小男孩的触动使她的脸蓦地里红如巽血,娇羞地低下头。

小男孩亲一下她的手,最终忍不住地拥她入怀,紧紧地抱在一起。

她毫无招架之力地深情地融化在小男孩柔情的臂弯中,甚至有着想这样永远溺在小男孩怀中的奢求。

"不行!我们还得上课,已经6点55分了!我们现在必须回到学校去,不能待在林子里了!"小男孩忽然间松开了小女孩心慌似地说了这么一句不着边的话,真是破坏气氛,让小女孩害羞得双颊满是嫣红。

"啊!--气死我了,这表是什么时候死的啊!仿佛死在了昨天的6点55份啊!"

小男孩摘下表使劲地拍了几下,最终仍是不走。

你好坏啊!拿死表骗时间,现在才五点还不到呢!早呢!不信你看看!小女孩把手脖伸向小男孩的面前,小男孩却没注意看,而是在小女孩不在意之下一口咬住了小女孩那戴手表的手。

你太坏了,弄痛人家了!说完就去追咬过她的手就逃跑的小男孩?!

小男孩在前方倒跑着,任小女孩千追万追,草丛中蝴蝶起舞,林子中百鸟鸣唱。

"小心,后面有石头,"小男孩认为小女孩在给他开玩笑,想让自己停下来,他才不信她的话呢,头也不回地仍一个劲地后退跑着,就在小女孩话音刚落,小男孩已被后面的石头绊倒倒跌在草丛中,不过不挨事,根本不用担心,这下可得了小女孩的势了,跑过去一下子扑在了小男孩的身上,人就像八爪鱼似的缠绵在小男孩身上,"我看你还跑不跑,咬我的痛这下非让你还回来不可。"

"你先下来,这么重要压死我啊。"小男孩说道

"不下、不下、不下……"小女孩开始当复读机,把他抱得更紧了。

"好吧!那你就啃我好了!"

可是小女孩却没有去啃身下的小男孩,而是静静地看向下面的脸,宽宽的额头,深深的眼眸,尖尖的下巴,不大不小的嘴口贴在一张白白的脸上,深深地藏在长发下,真有点帅耶,别人都说他长的很帅,自己平常怎么没注意到,今天零距离看来,真是名符其实啊,难道说他真的是我心中的"白马王子"?真的好像在童话中一样。

"喂,你看够了没有啊?"小女孩却恶人先告状。

小男孩摇摇头,像似很享受她的体重,抱住她的手紧了紧,笑道:"你最近没有锻炼是不是,运动一点就气喘吁吁的。"虽然脸浃红朴朴的很可爱,总是忍不住想她啃两口。

"好了,下来吧!再不然我可要反过来啃你了 。"

"你敢,你看谁啃谁?"

小女孩看了看周围无人,便狠下心来勾住小男孩的脖子,啃住了小男孩的双唇。

"我真的不骗你,这是千真万确。"当小女孩看到时间的时候,才发觉大事不好!

小女孩真的很着急,她可一次也没有迟到过呀!她想得到校方设有的那枚"无迟金牌"。

想得到那枚金牌,那必须在本学期内一次也不能迟到,特殊病例外,病假也得一天才能算数,还得属实!

"没事的,有我在,你什么也不用怕!"小男孩拍拍小女孩的肩膀,"你先回寝室,我给你请个病假,不就行了!"

"那可是一天那!"她真的不愿把功课落下来。

"没事的,等晚自习后,我给你补就是了!"

"那好吧!"小女孩有点不情愿地说:"可是你得小心点……别再迟到惹老师生气了。"

小男孩看着她消失在视野之外后便转头向班内跑去。

教室里语文老师正津津有味地讲着课!

"报告!"一个听起来勇气不足的声音,却打碎了某些同学的美梦。

语文老师先是狠狠地皱起眉头,然后用力地扶了一下眼镜框,略带瘟怒地说:"你这是第一百零几次迟到啊!?"

"报告老师,您说错了,本次整整才满一百次,哪里有零几次呢?"

班内哄堂大笑。

"那你说说这第一百次的理由吧!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天你就甭想进来了。"

"说今天啊!今天,今天早起我看见寝室门被哪个小鬼给弄破了,看时间离上课还早着呢,于是就帮大家修补一下啦,谁让我是班长啊,是班长就应该处处想着班集体,想着班级,想着大家,您说是吧老师?修完后,看看时间还早,嘿!想想文化部还剩下点尾子活,便抓紧时间又修好了那几篇稿子,事后一看表,坏了,文化部的大钟与我的手表指针所对时间误差怎么那么大呢?我再仔细一看我的表,惨了!表坏了,死悄悄了,忙调头向班里跑 ,可是,可是,结果仍是这个样子的啦!"曹雨语气拉长地说完最后一句话。

"好了好了,每次都是你的理,如不是你是班长,如不是你这个班长当的还不错,如不是我现在急着讲课,真想让你在门外面好好享受享受一下那明媚的阳光,"老师又扶了扶眼镜,无可奈何地叹道:"好了,坐到位子上去吧!"

"谢谢老师。"

啊!真是如释重负,小男孩回位的同时,对着同胞们大做鬼脸!

刚坐到座位上的小男孩突然又站起打断语文老师的授课。

"对了老师--"

"又有什么事?"语文老师摘下眼镜放在桌子上,像要长久听小男孩回报似的说:"有什么话你就一次说完好了,我还得上课!"

"对不起老师,我不是故意的,这次我只担误您两分保贵的时间,请允许!"

"快说!"看样子老师真的要生气了啊。

曹雨立了立腰,一本正经地大声汇报材料似地说:"报告老师,寒雪同学因卧病在床,不能前来上课,我代表她特向您请假一天,这是某班室友早晨转告我的,后来经女寝室长核实属实,特向您请示,望您批准!"

小男孩一本正经地流利地撒谎都不脸红地把话讲完。

"算了,算了,准准准,人都不在了,不准又有何用!?"陈老师戴起他那幅瓶底窗口,"还有没有话要说,没有就请坐下,别挨身后同学们的视线!"

分享到: 收藏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奈何桥上等三年
下一篇:情感故事

频道总排行
频道本月排行
X关闭
X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