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花仙子的故乡-河源(下)
2008-03-30 16:08:36   作者:佚名   来源:许愿池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百花仙子的故乡-河源(下)续前一篇

鬼叫岭
    从老隆亚公路往东里许有一山岭,岭上设一岗亭。传说清朝同治年间,有一书生途经此地。时值三伏晌午,那书生既累又渴,进亭休息。突然间,来了个背着鱼篓的渔夫,见一读书人独坐独饮,便问:“借问贵客从何处来,往何处去?”书生答曰:“吾家居潮州,路过贵地,欲往京赴考。”渔夫说:“赴京赶考,想必诗对文章满腹了,我有一对子,未知能不能出对?”书生瞧渔夫土里土气,所出之对,岂有难哉!况且自己苦居十年寒窗,四书、五经、唐诗、宋词,哪道不晓?便答曰:“弄诗作对,鄙人无所不能,请便。”渔夫笑曰:“我出对尾,你回对头,若能对通,定有状元之才了。”书生笑曰:“若对不通,鄙人不走,且说不妨。”渔夫手指鱼篓说:“鳅短,鳝长,鲶嘴阔,一篓无鳞。”书生想了许久竟答不上来,渔夫见他眉头紧锁,提起鱼篓走了。书生嘴里不停地念短、长、阔、鳞,苦思冥想一夜未能对出,竟白白地被难死了。此后,每当中午和深夜,死者的阴魂反复念渔夫出的下联。从此,此地便叫做“鬼叫岭”。
    若干年后,京都一学台,往潮汕巡视,隐隐听见“嗄嗄”邪声不止,觉得奇怪,便问驿亭老翁:“此地为何有鬼叫声?”亭翁便将往事说了,学台听后,似觉好对,但也一时无词,思来想去还是找不出恰当的上联。刚好,有一农夫种田回家经此,秧盆上装着田螺、蚌、乌龟之类的东西。学台仍在那里念念有词,农夫顺口答道:“螺圆,蚌扁,鳖头尖,满盘是壳。”自此之后,鬼叫声再未出现。学台对农夫很是佩服,从此不再作诗吟句。

颜伯焘与戴夫人
    颜伯焘还没有得志时,就已和江西戴其叔的女儿定了婚,以后便成了亲。戴夫人是位才女,在洞房花烛时,她要效苏小妹,出诗给颜伯焘对,对通了方可进入洞房。戴夫人先题了“夜夜寻子路”。颜伯焘想来想去,都对不通。其父颜检发现了,就用纸写上“朝朝望雁飞”,丢给伯焘。颜伯焘将其父写的答联从窗口传给戴夫人。戴夫人接过一看,便知不是颜伯焘所作,而是其父代为,便生不满之感,又出了一联给颜伯焘:“唐太宗弯弓射雁,与你石雁何干?”颜伯焘知她出此句意在骂其父亲,心中有气。便走进附近的一个房间去,抽出了身上佩剑,一剑将桌劈去一角。此时,颜伯焘即想起一句回其夫人:“汉高祖拔剑斩蛇,恐其妖精作孽。”颜伯焘吟完此句,转身走出去了,当晚就未同房。以后,戴夫人也因心中有气,便回归江西居住,一直未曾回转颜伯焘家。
    后来,颜伯焘当了闽浙总督,镇守厦门。他本是文官出身,是不善带兵打仗的,但他是主战派,就亲自到前方督战。由于清庭腐败,敌我力量悬殊,所以,清朝水军老吃败仗。颜伯焘就写一篇奏疏向皇帝报告军情,其中有一句欠考虑,写成了“臣与英军交战,屡战屡败......。”不知怎的,这篇奏疏给戴夫人看到了,她想:“你这样写,岂不杀头?”就把“屡战屡败”改成“屡败屡战”。这样一改,不仅体现了颜伯焘坚决抗英的无畏精神,还保全了颜伯焘的一条性命。
 
王守仁杀子水母坑
    相传明代王守仁在任右佥都御史期间,曾总督两广地方。其间,他曾经率军镇压农民起义,也就是所谓剿贼。
    一天,他统兵剿贼路过连平田源的水母坑这个地方,并在这里安营扎寨。当时,正是旧历十二月二十七八,家家户户都在煎糍做糕,到处酒肉飘香,一派过年景气。在军中的王守仁儿子见了,禁不住触景生情。他感慨地对士兵说:“我们当兵的好吃亏!你们看,人家过年在家里团团圆圆,欢天喜地,而我们却要在荒山野岭扎营露宿,受冷受苦。”听他这么一说,士兵顿发思乡之情,有的说这说那,有的唉声叹气。很快,这件事就给王守仁知道了。王守仁立即传令,三军集中,将自己的儿子抓了起来,宣布他犯了“动摇军心”之罪,当场杀了。
    后来,王守仁班师回朝时,又经过水母坑杀子的地方。他即时萌发骨肉之情,掉下泪来。他在附近找了块古壁,刻下一首诗,来寄托自己的悼念。他刻的诗是:
圣恩命我征增愚,
剑甲在身不敢输。
三尺倚天随主剑,
六韬授我制民书。
战鼓三声军令急,
父子恩情一旦稀。
保佑尧天长舜日,
待我归家再祭汝。
 
望郎归
    河源城区北十多华里的白岭头地方,有座大石山,一条小道,在如削的石壁上蜿蜓而上,石山顶有一双深深的足印,相传,那是一个妇女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攀登石山踏出的,因而该山得名为“望郎回”。
    这里有一传说。
    那时,石山下有个村子,叫尾石寨,寨里有户人家,男唤李百兴,娶妻陈氏,膝下单生一女,名叫金凤,一家三口,男耕女织,生活倒也过得去。转眼间,十多年过去。金凤正值豆蔻年华,瓜子脸,粉桃腮,柳眉凤眼,出落得窈窕妩媚,亭亭玉立,夫妻俩爱如掌上明珠。
    一日,金凤母女去河源城赴圩。谁知午后一场暴雨,阻了归期,待得放晴,已金鸟西归,落日衔山了。金凤母女匆匆赶到龙津渡口,欲渡江回家。那时渡船,般只细小,渡客争相跃上渡船,梢公也只好摇橹横渡,船到江心一阵急流涌来,船身摇晃,众渡客大惊,尖声四起,金凤立脚不稳,“扑通”一声,竟跌出船外,被急流卷去。金凤妈大惊失色,一迭声呼救,众人吓得面面相觑......。
    说时迟那时快,只听得又一声“扑通”,一条身影从船中扑出,箭般射向那时浮时沉的金凤。待众人再搜索那身影时,他已将金凤揽在手里,单手划水朝对岸游去。此时众人才松了一口气,齐声喝起彩来。
    待到渡船到岸,众人飞也似的朝金凤奔去,金凤虽吓得不轻,却也已苏醒,大事无妨了,众人才注意起救人者:好人后生青年,眉清目秀,面露英气,见众人注意自己,竟不好意思地嘿嘿憨笑。金凤妈见女儿无事了,放下心来,朝那后生纳头便拜,咀里喃喃道:感谢救命之恩,又弄得那青年飞红了脸,手足无措。
    相问之下,才知那青年名唤吴立德,白岭头村人。白岭头村与尾石寨仅一沟之隔,从此吴李两家便来往频繁。金凤和立德也相互爱慕,两家大人便相托媒人说合,欲结秦晋。
    且说那白岭头地方,有一殷实大户,父名丁桂仁,子名童萸,为人着实横霸,盘剥乡里,放高利贷,为所欲为。一日,父子俩带了师爷帐房家丁进山打猎,途经尾石寨,恰逢金凤在沟边洗衣裳,这父子俩一见金凤,竟三魂飞走了二魄,看得口角流涎,呆了!那师爷、帐房见此情景,忙着家丁打听。金凤见这帮人色眼淫淫,不怀好意,忙收拾衣物离去,这父子俩才还转魂来,猎也不打了,叫师爷帐房速速放了风去,要强纳金凤作小妾!
    这消息很快传到金凤家里,他们顿感厄运来临。金凤终日啼哭,金凤父母则慌作一团。待镇静下来,忙着媒人去白岭头吴立德有传说,一经商议,决定立即成婚,以绝恶霸念头。
    丁桂仁父子没想到吴李两家迅速联婚,生米已成熟饭,岂甘罢休?!于是萌生毒计,买通里长约爷,强征立德,充军千里之外,倾刻祸从天降,吴李两家悲恸欲绝。小两口新婚燕尔,却又须离别,何等悲恸,临话别时,嘱了又嘱,送了又送。何等难舍难分。那恶霸丁桂仁父子见毒计已行,暗暗发笑,待到立德一走,便派人前来游说。在番五次地被金凤骂走。到后来金凤索性闭门不纳。丁桂仁父子见金凤软硬不吃,守志甚坚,亦无可奈何。
    冬去春来,北雁南飞,盼郎归,盼郎回,朝朝望郎郎不回。金凤思念丈夫,天天登巨石,站在巨石上遥望东江,以泪洗面,转眼十数年过去,那石山虽坚,却也被她走出了一条路来,那山顶站立处竟也深深陷下了两个脚印...... 

分享到: 收藏

相关热词搜索:百花仙子 河源 镜花缘 故乡

上一篇:百花仙子的故乡-河源(上)
下一篇:三清四帝(御)

频道本月排行
X关闭
X关闭